足坛解密第三期:法甲历史上唯一一座欧冠冠军为何会丑闻满身?

法甲在近些年来的崛起无疑让人惊艳,大巴黎已然成长为欧洲足坛纸面阵容最为豪华的球队之一,而里昂等法甲球队也在欧战中有过亮眼发挥。但稍感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仅有一支法甲球队拿到过欧冠冠军,那便是1992~93赛季的马赛。

相比于五大联赛的其余四家,法甲在欧冠中的发挥实在没有达到人们预期。即便是这唯一一次欧冠冠军,从今天来看也被质疑“水分过多”。由于年代久远,或许不少球迷对于当年轰轰烈烈的“马赛假球事件”不太了解,本篇文章笔者就从这一点入手,为大家揭开当年震惊欧洲足坛的那场假球风波。

【双冠背后的线赛季,法甲呈现出多队争冠的局面。马赛、大巴黎以及摩纳哥在最后阶段呈现出争冠白热化的局面,最终马赛以22胜9平7负积53分的成绩夺得冠军,领先于大巴黎与摩纳哥的51分。

在欧冠中,马赛的表现也同样惊艳。当时的欧洲足坛还没有所谓的“五大联赛之说”,葡超、荷甲等联赛也有着不错的竞争能力,法甲代表马赛无疑承担着巨大的压力。1992~93赛季的欧冠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因为这是苏联和南斯拉夫解体后首个赛季,欧足联设置了预赛的程序,有许多新的国家有资格参加欧冠资格赛,这也侧面增加了当赛季欧冠的竞争度。

当赛季欧冠第1轮于1992年9月16日进行,马赛坐镇客场对阵北爱尔兰的冠军球队格伦托兰。凭借着拉斐尔·马丁·巴斯克斯的梅开二度,鲁迪·沃勒尔、弗兰克·索泽以及让-马克·费雷里的先后建功,马赛在客场5:0横扫格伦托兰,几乎在首回合就将比赛悬念完全杀死。次回合移师主场,马赛的表现同样高光,最终以3:0击败格伦托兰,8:0的总比分晋级下一轮。

第2轮对阵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迪那摩,马赛所承担的压力无疑更重,首回合双方战成0:0平。次回合移师主场,压力极大的马赛可谓火力全开,凭借着博克西奇的梅开二度,马赛以总比分2:0淘汰布加勒斯特迪纳摩,顺利获得了参加小组赛的资格。

当时欧冠联赛的赛制与如今有着很大的不同,获得参加小组赛资格意味着已经进入了欧冠8强。这8支球队分为AB两个小组,各自进行6轮比赛,每个小组的第1名获得参加决赛的资格。

相比于如今,当年欧冠的赛制可谓更加残酷。4支球队决出1个决赛名额的赛制意味着球队的长期状态更为重要,类似于如今欧冠淘汰赛两回合以弱克强的案例会少了许多。

当赛季的马赛与苏格兰的格拉斯哥流浪者、比利时的布鲁日以及俄罗斯的莫斯科中央陆军分至一组。马赛能够顺利登顶小组第一与他们出色的主场表现有很大关系,3场主场比赛他们取得了2胜1平的优异表现,更是有6:0莫斯科中央陆军这样的大比分战役。

而在客场,球队在不少关键比赛中虽然有瑕疵之处(对阵出线直接竞争对手格拉斯哥流浪者,马赛在2:0领先的情况下被2:2追平),但仍然也可以保证取得1胜2平的不败战绩。最终马赛以3胜3平积9分的成绩,以1分之差力压格拉斯哥流浪者晋级决赛。

相比于一路走来的其他对手,马赛在决赛中的敌人可谓无比强悍。当时的AC米兰正值春秋鼎盛,在欧冠中也是连年贡献高光发挥。那个赛季他们在小组赛中取得了6战全胜的豪华成绩,几乎是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挺进决赛(当赛季欧冠除决赛外的8场比赛,米兰一共打进23球,仅仅只在面对埃因霍温时丢了1个球)。

1989~1995的7个赛季间, AC米兰5次打进欧冠决赛,3次捧得桂冠。此番面对表现同样不俗的马赛,纸面实力更胜一筹的红黑军团可谓气势如虹,期待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迎来俱乐部又一个辉煌顶点。从整体情况来看,那场比赛古力特因伤缺阵,或多或少影响到了米兰的整体实力,但即便如此,卡佩罗麾下仍然坐拥罗西、马尔蒂尼、科斯塔库塔、巴雷西、里杰卡尔德、范·巴斯滕等一系列悍将。

比赛也正如赛前球迷媒体所预料的一样,纸面实力更强的AC米兰从一开始就牢牢掌握了比赛节奏,但马赛并未束手就擒,比赛第43分钟博利的关键进球让他们取得领先。

不过暂时的领先反而激发了米兰上下的斗志,进一步的狂轰滥炸笼罩在马赛后卫的身前。但一个意外的插曲或许成为了本场比赛的转折点:取得进球的博利在下半场对巴斯滕进行了背后铲球的凶狠犯规,致使这位荷兰天才整场比赛的发挥受到严重影响,最终在第85分钟不得不因伤下场。巴斯滕状态的受损让米兰的进攻体系亦受到影响,巴斯滕此后长期受困于伤病,最终因为无法彻底治愈而提前告别绿茵场。因此,这场欧冠决赛竟然成为了巴斯滕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

但对于马赛一方来讲,一个进球以足以保证他们击败米兰夺得队史首个欧冠冠军,也是欧冠改制后的首个欧冠冠军。

拿到欧冠冠军后,马赛肩上的压力还未彻底消散,在联赛中,身后的大巴黎、摩纳哥仍然在紧追不舍。赢得欧冠的第3天,马赛迎来了与大巴黎的直接对话,最终成功击败对手,提前一轮锁定1992~93赛季的法甲冠军。

就当马赛上下还沉浸在勇夺双冠的喜悦之中时,一条意外的信息已然开始发酵:瓦朗谢纳后卫格拉斯曼向媒体爆料,在当赛季法甲马赛对阵瓦朗谢纳的比赛前,马赛球员埃德利以及俱乐部总经理贝尔内斯向他和另外两名球员行贿50万法郎(约合7.8万欧元),意在要求他们踢假球,从而使马赛能不要付出太大体能就拿下胜利。

最终,以全替补阵容出战的马赛以1:0的比分击败对手,且没有付出任何伤病。格拉斯曼表示自己并没有接受马赛俱乐部的贿赂,但两名队友罗贝尔、布鲁查则选择接受踢假球。尽管罗贝尔与布鲁查在消息爆料后第一时间进行了否认,但外界铺天盖地的质疑以及竞争对手的针对运营让马赛上下仍然受到了极大压力。不过考虑到当时距离欧冠决赛仅剩6天,众志成城的法国人选择暂时“遗忘”这桩潜在的假球丑闻,全身心投入法国足球的历史性一刻。

但等到欧冠决赛结束后,荣耀加身的马赛自然会受到多方“翻账单”的举动。举例来讲,大巴黎俱乐部的高层就对于马赛潜在的假球行为表示颇为不满,而一些球迷媒体也纷纷煽动舆论,表示相关部门应该对于马赛的假球行为进行严惩。

由于瓦朗谢纳后卫格拉斯曼已经爆料马赛存在假球行为,他的两个队友罗贝尔与布鲁查更是长时间处于重压之下。与此同时,检察官贝尔纳·贝菲也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配合上不断施压的舆论,罗贝尔在不堪重负下只能承认自己收受了马赛25万法郎的事实。随后,相关部门将罗贝尔夫妻拘留。不久后,另一位当事人布鲁查也迫于压力承认了自己接受贿赂的行为,这位1986年世界杯冠军成员随后也被拘留。

不过对于马赛来说,仅仅依靠三名球员的口供就想证明他们试图收买对手踢假球明显是不太够的。被指控行贿的贝尔内斯与埃德利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的清白,而马赛俱乐部的相关高层也对所谓的假球一概否认。

与此同时,时任马赛主席塔皮在法国的体育圈、政治圈也拥有独特地位,广泛的人脉以及强大的政治影响力让各方不敢对其执掌下的俱乐部轻举妄动。这位著名的法国政治家对于铺天盖地的舆论似乎不屑一顾,他并没有被球迷媒体不断的言语攻势击倒,反倒凭借着多年老道的经验做出了种种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首先,塔皮邀请了负责此次案件的检察官蒙戈尔菲耶前往他的办公室。尽管具体谈话我们不得而知,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塔皮一定利用了自己的地位优势对蒙戈尔菲耶“威逼利诱”,以求这位检察官知难而退,将这件足以轰动欧洲体育圈的假球案件掩盖下去。

但遗憾的是,这次的马赛碰到了一个强敌——蒙戈尔菲耶并不惧怕位高权重的塔皮,反而从塔皮的“威逼利诱”中嗅到了事情的不对劲,联合另外一位检察官贝尔纳·贝菲展开了更为细致的调查。

想要扳倒塔皮,球员的口供还不够,贝尔纳·贝菲以及蒙戈尔菲耶苦于没有找到更直接的证据,迟迟没有办法证明这桩假球案。就当案情陷入僵持,瓦朗谢纳主帅普里莫拉茨爆出了另一个惊天丑闻:就在双方的僵持期,塔皮居然向他出价50万法郎,以图令其对马赛无罪进行辩护。普里莫拉茨表示,塔皮在当年的6月15日下午大约3:00与办公室向其提出了贿赂。

尽管塔皮对此一概否认,但舆论已经逐步倒向真相一方,马赛上下的竭力掩盖似乎就要露出原形。

而在俱乐部球员方面,多日来的压力也让不少漏洞浮出水面。检察机构在6月30日突袭了马赛足球俱乐部的总部进行调查,后又在之前训练赛中对12名马赛球员进行了询问。反复调查下,原本对行贿案矢口否认的埃德利也不得不承认罪行,但他表示自己受到了贝尔内斯的指示,是不得已之举。

经过长达数月调查,指向马赛俱乐部参与假球的证据可谓确凿,尽管塔皮和他的团队人在不少场合煽动舆论,试图在最后关头力挽狂澜,但局面明显已不可逆转,一个王朝的崩塌似乎即将到来。

1993年7月,伯内斯因为这桩丑闻辞任马赛总经理。而塔皮仍在俱乐部主席的位置上苦苦支撑,不过此时局面的发展已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就连原先无条件支持马赛的死忠球迷也对于俱乐部贿赂对手踢假球的行为表示出极大的不满。与此同时,由于长时间陷于检察机构的调查,这位成功人士也陷入了法律与经济的重重困局之中。

最终,塔皮迫于压力于次年辞去了马赛主席一职。他也被判处两年监禁(其中8个月为实刑),并且三年内不得当选公职。

或许现在的球迷很难想象当年这场假球案给法国足坛带来的冲击,要知道在此之前,法国足球虽然治军严格,但也有不少假球案存在,不过从来没有受到如此之重的刑罚——塔皮是法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位因为假球而真正入狱服刑的被告人,而他的议员职务也因此被撤销。

而马赛队的处境也可谓无比危险——因为假球,他们被取消了当赛季的法甲冠军,勒令降落乙级联赛。欧足联则取消了马赛参加1993~94赛季欧冠、1993欧洲超级杯以及1993丰田杯的资格。

如此严厉的惩罚让原本登上巅峰的马赛瞬间坠入谷底,球队经济立刻陷于破产境地,到了1995年,俱乐部申请破产,并被迫继续留在乙级联赛。与此同时,除了一些忠心耿耿的拥趸之外,绝大部分球星都纷纷离开马赛,一个鼎盛一时的黄金王朝就此草草落下帷幕。

马赛被取消了参加洲际赛事的资格,这也意味着下赛季代表法甲出征欧战的球队名额必将发生改变。为此,法国足协原本打算让当赛季的法甲亚军大巴黎递补参加新赛季的欧冠。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可以坐收渔翁之利的大巴黎却拒绝了足协的要求,原因是俱乐部主赞助商Cnnal+集团认为这样的举动会激怒该电视台所在的普罗旺斯地区,尤其是马赛当地的订阅者。

这样一来,法国足协只能退而求其次,找到了当赛季的法甲季军摩纳哥。这也算得上是法国足球的一大奇景——冠军马赛被剥夺资格、亚军大巴黎拒绝参赛,最终这种好事居然落到了季军摩纳哥的头上。

对于欧足联来说,马赛代表欧洲冠军出征丰田杯的资格自然也被剥夺,最终由欧冠亚军AC米兰前往日本东京国立竞技对阵南美洲冠军圣保罗。但遗憾的是,红黑军团似乎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巅峰状态,他们在那场丰田杯决赛中2:3落败,依旧没有能够破解亚军魔咒。

除了以欧冠亚军的身份参加丰田杯,AC米兰还代替马赛参加了与意甲球队帕尔马展开的欧洲超级杯。不过那段时间的红黑军团似乎处处碰壁,他们还是没有能够逃脱亚军的魔咒,最终1:2不敌帕尔马屈居亚军。

因此,马赛也解锁了欧冠历史上的一大尴尬成就——贵为欧冠冠军,却缺席了此后全部的国际赛事。

不太了解上个世纪足球历史的球迷一定很好奇:遭遇如此严重假赛风波的马赛,是否被剥夺了当赛季的欧冠资格?毕竟他们的法甲冠军已经被剥夺,甚至还被勒令降入乙级联赛。

但事实是,尽管马赛的法甲冠军被剥夺,但欧足联并没有剥夺他们的欧冠冠军。如今,打开任何的官方网站,1992~93赛季的欧冠冠军仍然显示为马赛,而欧足联自始至终也没有发布任何剥夺马赛冠军的声明。因此,马赛仍然是1992~93赛季欧冠冠军的获得者,这也是法甲历史上唯一的一个欧冠冠军。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马赛所谓的假球风波仅仅存在于国内赛场。他们买通瓦朗谢纳的确对最后法甲冠军的归属产生了影响,但并未影响到欧冠决赛的结果(1:0击败米兰的欧冠决赛经过调查并没有所谓的假球影响)。

经过那个赛季的假球风波,原本正处于鼎盛时期的马赛遭遇了断崖式的打击。由于财政问题,俱乐部在法乙待了整整两年才重回顶级联赛。此后成绩虽然逐渐复苏,但也再没能回到当年的鼎盛时期了。

本赛季的马赛状态大有复苏之像,他们在38场联赛中取得了21胜8平9负积71分的成绩,最终拿到了法甲亚军。但相较于如今纸面实力傲视全欧洲足坛的大巴黎,马赛距离重夺法甲冠军还有非常远的路要走。而距离他们在1992~93赛季创下的“法甲欧冠”双入账,马赛真正意义上的复兴更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实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